【2019大思路】敦馬外交政策重現

敦馬哈迪擔任大馬第4任首相時期,曾以強硬作風對抗西方強權,塑造「第三世界發言人」的形象;時隔20年,年屆93歲的敦馬強勢歸來,熟悉的外交作風也隨之回來,這次馬來西亞還能再發「虎嘯」嗎?

希盟主政半年以來,馬哈迪喊出重啟向東學習、矛頭對準多項前朝政府與中企簽約的大項目,並在多個事項觸動新加坡敏感神經線,早前有暫緩隆新高鐵計劃、重提彎橋計劃,接下來還有重新談判馬新水供計劃等等。

馬新的關係近期更因大馬政府政府要逐步收回1974年起被新加坡控制的柔佛州南部領空控制權及新加坡抗議大馬船隻侵犯領海的爭端,使到雙邊關係再添波折。

儘管希盟政府對外關係的課題處理上受到質疑,但在專研國際關係的學者及時評人看來,從國會下議院通過首相馬哈迪928在聯合國大會發布的大馬外交政策基本框架,說明了新政府的外交方向延續了馬哈迪首次當首相時所採取的外交政策。

時評人劉惟誠提到,我國外交政策很明顯是馬哈迪第一次任相時的延續,主因是新政府中熟悉外交操作的領袖不多,導致所擬定外交政策方面有科技和知識層面的局限,因此希盟政府主政下的大馬對外政策才會按著馬哈迪的意思來跑。

「當然,這也是馬哈迪希望透過他所熟悉的方法,重新讓大馬重拾過去由他主政時的國際地位和區域影響力;因為對他(馬哈迪)而言,大馬的名聲和地位和影響力,已被前首相拿督斯裡納吉的一馬公司(1MDB)醜聞敗光,所以可以看到馬哈迪現時極為積極出訪。」

他稱,儘管大馬的多元環境可能吸引到外資,但若談到設廠的話,就要考慮許多現實問題,項中資及新加坡關聯的項目,但對大馬與兩國之間的影響有限,因中國及新加坡都很清楚,馬哈迪只是過度首相,因此當下的外交政策,未必代表大馬固定的外交政策。

中國新國「等」安華任相

以劉惟誠的看法,中國和新加坡很清楚,在外交上,被視為候任首相人選的公正黨主席拿督斯裡安華有本身的想法,未必會按馬哈迪早前所擬定的步伐走下去,這也就解釋了為何馬中及馬新關係,並未因為這些事情而惡化。

「中國默許和體諒大馬處境,而新加坡也對一些項目的談判持著開放態度,也願意與馬方會談;顯然,兩國都不願意把話說滿,而且都願意讓事情『拖一拖』,說明中、新都在維持觀望的態度,他們的立場很簡單,一切有待安華出任首相後再來定奪。」

他補充,馬哈迪在腰斬中資、新加坡項目的目的也非常明顯,一是要根除納吉時代的政治遺產,因馬哈迪本來都不同意這些項目,並認為馬方向中國、新加坡方面妥協太多,再加上中方又沒有意願要技術轉移。

而大馬研究學者兼Pahlawan志願者創始人馮久玲則認為,大家現在不用先去擔心中國會不會不高興、新加坡會不會不高興,因馬來西亞的當務之急是要建立起自己的競爭優勢。

「現在的問題不是馬哈迪是不是有得罪中國或是又得罪了哪些國家?而是你的國家有什麼可以給人家?若你的國家有對方迫切需要的必需品,比如:優質石油等。」

她認為,國際外交考驗國家的綜合實力,因此馬來西亞當下最大的問題是競爭力問題,而不是馬哈迪的言論是否得罪了哪些國家。

抗衡東盟國 不能只向東學習

二度拜相的敦馬哈迪在希盟入主布城滿月之際,就飛往日本東京展開第一個工作訪問,同時表態重啟「向東學習」;而研究學者及時評人認為,大馬當前要學習的國家不僅是日本,還包括崛起的中國及周邊不斷進步的東盟國。

大馬學者兼Pahlawan志願者創始人馮久玲直言,大馬這20年來幾乎都是在「吃老本」,因此要學習的國家除了日本之外,還包括周邊國家,比如:泰國、印尼及正在崛起的中國。

馮久玲點出,無論哪個陣線執政,首先要瞭解像馬來西亞這樣的國家,究竟有哪些獨特的價值可以吸引外資來馬,而大馬又想要從中學習到什麼技能,而不是單想討好他人就可以招商引資。

她稱,儘管大馬的多元環境可能吸引到外資,但若談到設廠的話,就要考慮許多現實問題。

她提到,大馬在高端製造業缺乏專業技術員工,因此原已在大馬及新加坡設廠的英國製造商戴森(Dyson)才選擇了新加坡作為首座電動車製造廠落腳地點;而在農業及種植業方面又缺乏基層勞工,因此才需要引進那麼多外勞。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