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笑着,我们哭了

    小时候的我们,哭着哭着就笑了,长大后的我们,笑着笑着就哭了。

    我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小村子里,在我小时候的时候,村子里比较贫穷。那时候的我很开心,我有一群小伙伴,每天都在一起开心的玩耍。

1523154087227001003.jpg

    小时候的我,我很喜欢过年。我喜欢过年的衣服,那时候我都会把新衣服留到过年,一个3分钱的糖都能让我很开心;我喜欢过年的时候早上我还在被窝中不想起床,我的小伙伴就来到我家里;在过年前的几天,我们会一起上山打柏木,我们每个人带一把斧头,在大山之间奔跑;在过年的时候我们会一起玩扑克熬年,到了12点就会出来烧柏木,放鞭炮。当时我一无所有,但我很开心。

    慢慢地,我们长大了一些,进入了学校,我们的功课也开始多了。不过即使这样,在小学的我们还是无忧无虑。因为我们穷,并且在农村,我们没有条件去报一些课外兴趣班,也没有那种远见,我们的童年虽然没有那么丰富多彩,但我们还是很快乐。

    在进入初中,我们的功课开始多了起来,并且压力也开始增大,以前的朋友也各奔东西,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全部聚在一起,我们也更加珍惜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在初中,我结识了很多的朋友,包括我最要好的一个朋友,我们总是形影不离,有一次过年没回家,我也跟他和我的其它两个朋友一起玩耍,我们去了公园的跳跳床,因为下雪,老板也回家了,没人收钱,跳跳床上还有很多雪,但我们还是非常开心。过年回家跟朋友一起玩耍,一起打扑克,我们过年玩耍的东西虽然很单调,但我们在一起很快乐,村子各处都充斥着我们的欢声笑语。

    进入高中,学习压力更大,我进入了所谓的尖子班,而我在中学的最好的一个朋友进了普通版,我们分开了。因为学习压力较大,我喜欢上了音乐。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我喜欢听着歌,那种享受,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感受到的。在学校,其实很多人误会了,那些不喜欢学习的反倒比那些学习好的压力更大。我就是那种在高中属于不喜欢学习的。我不喜欢每天研究那些我不怎么喜欢的东西,不过我还是学习了一些东西。并且高中生活让我养成了一种喜欢独自一个人的习惯。很多孩子喜欢扎群,但我不是很喜欢,很多人说我不合群。每当我一个人,我都会带着耳机听歌。我不喜欢听那些闲言碎语,我仅仅想一直呆在自己的歌曲中。不是因为我不合群,而是再也没有找到像我高中那个同学那样的朋友,而仅仅是普通同学的情谊的话,其实很少有共同的话题。我这人不喜欢篮球,不喜欢足球,高中的男孩一般都还处于喜欢这些的时候,所有不是我不想跟他们聊,而是他们聊的,我根本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反倒是音乐优美的旋律让我很放松。其实我不喜欢唱歌,但我喜欢听音乐,不是关于爱情的音乐,是一些有优美歌词的,或者一些古风歌曲。

    同样的,音乐伴随我走入了大学。其实进入大学,也就一只脚踏入了社会。有一些社会现象也就开始出现了。其中包括各种场合的表现,各种同学间的应酬。但我不喜欢做那样的事情。其实我们都很清楚,很多时候我们没有那么好的关系,我们仅仅是饭桌上的好友,但很多人比我做的更好,我不喜欢那种虚伪。在大学,我第一次接触软件编程的事情。有时候我很庆幸,我在高中没有让自己进入学霸的状态,假如我能考的很好,那么有一大半可能我就与软件无缘了。在大学,经历了很多事情,开心的,伤心的,基本都经历过,那些都是一些很好的回忆,也奠定了进入社会的基础。在大学,课业不算紧张,但是马上面临的是毕业工作,思想也开始慢慢变化。过年回到家,虽然跟朋友们也玩,但没有以前那么开心了感觉,我们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事情,并且人手一部手机,我们开始跟手机过日子了。即使几个朋友在一起,我们也是各玩各的手机,我们各自讲各自的故事,不过还是比较和谐。

    大学的生涯中,我遇到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一些真正为学生着想的老师,我也遇到了我的女朋友,我很庆幸遇到他们,让我的大学生涯那么开心。当然也遇到了一些伤心的事情,但这些都将成为回忆了,酸甜苦辣,生活的一部分。遇到的朋友很多,但是再也找不回小时候的那种感觉,我们开始成熟,开始向所谓的绅士发展。但是成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我们失去了我们的时间,我们的快乐。我这个人属于慢热型,对待朋友可以掏出真心,但对待陌生人我没有很多人有的那种热情。很多朋友在跟我熟悉之后感觉我就是个逗比,也因此损失了很多朋友,他们认为我的冷漠是装的。在大学,已经没有一个可以真正交心的朋友,因为平时冷漠,当你真正想掏出真心的时候,对方是不会买账的,他们习惯了你的冷漠,你的软弱会让他们觉得你很幼稚。其实每个男人都有自己幼稚的一面,他们喜欢把真正的自己展现给自己真正的朋友,但是真正的朋友是从普通朋友过来的,他们习惯了普通的你,却很难接受真正的你。其实我不是冷漠,跟我接触久的人都知道,只要找到我让我帮忙的,我都会尽力帮助。很多陌生人感觉我很难接近,是因为我不喜欢笑而已,并且,我不喜欢扎群。我喜欢在晚上一个人走在静静地湖边,小路上,听着歌,享受那一份静谧。但时间长了,我发现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自己的心包裹的严严实实,不想让更多的人进入了,也不再喜欢去靠近别人了,因为只要动心就有可能受伤,伤的重了,就不敢再尝试了。

    真正步入社会之后,我才发现真正的社会的样子。我们开始进入人生正轨。刚到北京,我租房子的时候被骗了,当时租房前说的一切都像废话一样散掉了,没有人再跟你讲道理,那时候我才知道,社会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美好,因为很多人要活,所以他们选择了欺骗。一直以为这些骗术离我很远,没想到就在我身边发生了。刚开始我很难接受,很多人说我很消极,很多人说我是逃避。其实我在乎那点钱,我多上几天班也就回来了。我只是不想接受这个社会有这么多的黑暗的现实,跟我预想的人人以和为贵的现实相差太远,我不理解他们为什么骗人,难道正经的生意就养活不了自己吗?后来我接受了,他们想要得到更多,只能通过一些不合理的手段。

    上了社会,也不再随意相信任何人了,大学的朋友也分布到了大江南北,慢慢地也很少联系了。能讲真话的朋友也很少了,更多的都是一些酒肉朋友了。有时候真的很怀念我们做学生的日子,我们之间没有利益冲突,我们交朋友完全是一种很单纯的关系,没有社会的上的很多诱惑。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