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笑着,我们哭了

    今年过年没有回老家,我的朋友给我打电话,真的很暖心。现在的我们沟通起来很方便,QQ、微信、Slack等等,我们不再使用短信,电话。我们的过年祝福也都是群发,说实话,很多祝福我们都不会仔细去看,因为千篇一律,没有什么看下去的意义了。

    以前的我们,过年会打个电话,当我们听到我们好友的声音的时候,我们非常开心,但现在呢,我们看到祝福短信就跟吃饭睡觉一样随便;我们以前收到的红包,我们可以珍藏很多天,现在很少见到红包了,都是QQ、微信红包,我们当时也会开心,但我们发现我们从手机里出不来了。过年再也没有十几年前那样的红火。我所在的城市除了几排红灯笼预示着过年了,再也没有其它东西可以看到,现在的过年,对我们来说就是放假了。

    我们长大了,中国富裕了,但我们的开心少了。在以前过年的时候,我们到处能听到鞭炮声,人们会聚集起来打扑克,打麻将。村子里那种融洽的氛围我在城市中一点都没有看到,我看到的只有人们之间的防备,跟防贼一样的防着自己的邻居。古时候的夜不闭户,远亲不如近邻的关系早就不存在了。我们宁愿在网上跟不认识的人胡扯,也不愿意再跟自己以前很好的朋友说一句话,不是不想说,而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社会上,你所有的行为都能受到质疑。你的善言善行会被别人说成做戏,你的一些帮助别人的行为会被说成为了出名,当你的善良表现出来的时候,会有一批人猜测你的用意,然后我们不敢再表现出我们的任何善良,任何怜悯。我们被社会同化了,我们也成为了我们以前很讨厌的人。我们跟随社会的脚步,快节奏的生活让我们失去了冷静下来思考的时间,我们每天很累,却不知道我们为了什么。一天天,一年年,同样的生活,同样的画面,我们不计其数的循环。慢慢地,我们同意了一种说法:这是社会,这是讲交易的地方。

    人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上,我们不是挣钱的机器,我们不是为了工作来的。我们应该想清楚的问题是: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一眼万年,我们其实已经看到了自己的生老病死,但我们不愿承认,我们自认为我们很年轻,我们有资本。我们拼命挣钱,我们用钱去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包括感情。我们已经失去了我们该有的童真、善良、发自内心的奉献。因为我们必须适应这个社会。

    佛经上讲,人生七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我们其实很多已经经历过,但我们从来没有认真去考虑过。我们为了我们的欲望去奋斗,我们拿着我们所谓的理由去蚕食这个社会的善良,让她变得更加现实,更加利益。我们把自己武装严实,在这个社会的风雨中前行,只有当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我们才会拿出自己的心,摸一摸,流几滴泪,然后再放回去。我们不敢把我们的软弱展示给其他人,包括我们的父母。因为我们长大了,我们总是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给自己关心的人。

    小时候的我们,哭着哭着就笑了,因为我们看到了糖果;长大后的我们,笑着笑着就哭了,要问什么原因,我们也不知道,就是感觉很难受,那是我们被封印的童心动了,但我们很快就会伪装的很好。一眼万年,我们从出生的牙牙学语,我们总是喜怒哀乐挂在脸上,到长大后的封闭心扉,到年老后的看淡,万事放下,我们的一生也就经历完了。百年之后,黄土一把,我们没有拥有任何东西,甚至一把黄土。